This is 七莳/六六 XD
是个死不要脸的自恋狂(。)
真的超喜欢大家的!

【雷卡】SWEETHEART.

娱乐圈paro
甜的吧 进展有点慢
环境描写这玩意儿真鸡儿不会写 全靠瞎编
一堆bug有/ 没常识有 /小学生文笔有/ooc有卡米尔心里戏特别足@👋
作者不要脸。欢迎私信骚扰

part 1
    
         夜幕凌驾于城市上空,乌云笼罩于高楼头顶。在这样压抑的夜里,就连月也将原本就不显眼的光芒收敛了许多,小心翼翼地展示着它的弧度。

       而城中的人们却显得早已适应了这种压迫感,该继续的照例正常运作。即使在夜晚 交通路口的噪音仍不绝于耳,繁华地段的街角处的大银幕循环播放着某某组合演唱会的宣传mv,崇尚夜生活的人们对于酒吧舞厅这种场所一直都趋之若鹜。也许这是他们在被迫适应城市快节奏的同时表达自己情绪的唯一的消遣方式。
     
           此时此刻的卡米尔坐在城中首屈一指的会展中心的后台,神色淡然的让化妆师捣鼓自己的脸。正巧扑到脸上的蜜粉柔软的触感使卡米尔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也没能引起谁的注意。毕竟大家在演唱会即将开始之前都忙得焦头烂额,谁也没心思去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事。

          卡米尔拿纸巾轻轻拭净确保没影响妆面之后往四下不经意一瞥——便正好瞥见他的大哥站在全身镜前整理衣装。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不知道如何收场。不管是头发,头巾,身材,到气势,卡米尔始终认为,他的大哥,永远是无可挑剔的。
   
         于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出神,纵使是雷狮靠近了也没发现。
      
            雷狮在离卡米尔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了,他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
    
          他的小弟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就开始发呆。以前跟他念书的时候倒是还好,脑子机灵的很,很少见他兀自出神。现如今他发楞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这可不太妙啊。雷狮想到。就连他们组合的经纪人也打趣道“卡卡最近是不是恋爱了啊。”

         回忆至此,雷狮眉间的皱纹愈发深刻了些。不为什么,这些话他不爱听。

      他开口低唤了句:“卡米尔。”

       卡米尔这才如梦初醒般将思绪中的那个人的身影与眼前的这个人重合,看到对方的表情后正经道:“大哥。”

       “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在这里发愣?怎么,有十足的把握能超常发挥?”

      “抱歉,大哥。”

       你一言我一语之间其他的两个组合成员也都过来了,佩利和帕洛斯,一个典型的冲动乖戾智商超低一个外表无辜表里不一。

        雷狮在三人身上扫视了一圈,充满自信道:“都准备好了?”
 
     “是的,老大!”

      “ok,上吧。”嘴角不可察觉的向上扬起,语气也稍微轻松了些。

      他雷狮可不是什么畏畏缩缩的人 。
 
     大哥他从来都是无所畏惧的。卡米尔这样想。

      拉开通向台前的大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震耳欲聋,数不胜数的应援棒发出同一种颜色,让人真有种双眼迷津的错觉。
     
      领头的队长雷狮脸上则浮现出一种更加狂妄的笑,眼底尽是欢愉与燃起的斗志,打了个利落的响指,随道。

   “Let's      go.”

   恣睢肆意。

   最后的狂欢声也被阻隔在漆黑的大门之外。

part 2         

         一夜的狂欢过后联袂而至的是难得的假期。                
           尽管这是他们组合出道以来的第一场live,但却意外的取得了令人咋舌的成绩。这不但让组合粉丝暴涨,同时也为经纪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正因如此,他们才得到了来之不易的休息日。       

            第二天接近午时的时候卡米尔推开房门,看见喝得烂醉如泥衣衫不整东倒西歪躺在沙发上的三人。即使是在累得像条狗的情况下还要去开夜趴——实是勇气可嘉。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卡米尔微微懊恼地想到。        

               帮三人稍微整理了一下后,卡米尔正打算按他的原计划在图书馆泡上一天。恰巧的是这时雷狮清醒过来——整个人毫无形象的扒拉在沙发靠背上,像某种大型动物一样。他歪着头搔了把脑袋,一面脸颊的肉都被挤到了与沙发的接触面,还带着倦意问道卡米尔去哪。      

              大哥偶尔也有可爱的时候。      

             卡米尔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弄得耳根赧红 ,眸色如拭过般湛亮。     

              “图书馆,现在准备出发了。”雷狮听见他可爱的表弟说,“大哥如果饿的话我可以先叫个外卖,然后把佩利和帕洛斯拉起来一起收——”        
               “ok,得了,”雷狮打断他,“我陪你去图书馆,然后让他们俩自己收就行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推卸责任还能有这么理所应当的。         

             当雷狮随卡米尔来到市中心的图书馆时,他抬头环顾四周之后不禁感叹道:“这他妈果然就是文学的天堂啊。”    

            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来过图书馆了。至今为止的二十多年,他来这地方的次数屈指可数。记得第一次来是来帮卡米尔办借书卡的,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次卡米尔的视线在白瓷地板上从未移开过,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奇怪的决心一样。后来这小家伙就再也没委托过自己办事。        

            想到这里雷狮眉梢一挑。从很久之前到现在,卡米尔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比如说他的那颗聪慧睿达的头脑、处变不惊的性格,以及他对自己矢志不渝的忠心。    

               但是他好像又有什么不一样了。雷狮觉得体内一阵躁动不安。他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适合思考的人,这种问题,应该让卡米尔自己去想。       
             
           回过神来人已经没影儿了,雷狮无趣的耸了耸肩,索性放松自己随便四下转转。                  

       
              其实卡米尔就站在离雷狮不远的第三个书架前,挑了一本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静静地看着。米色纸张上的黑白字体牢牢锁住了卡米尔的思绪,所以他并没有发现书架的另一边来了个人。     

             对面的 来者丝毫不收敛地在书架前走了三四遍,硬质鞋底踏在白瓷地板上发出了嗒嗒的响声。然后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了卡米尔的注意。       
              
             他皱着眉抬头,然后。看到了。      

               透过书架隔板间的空隙可以看到罪魁祸首因没拉上外套拉链而被黑色紧身衣束缚的胸肌,抬起手臂的动作无疑是带动了上身的肌肉曲线,  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腹部精致而健美的线条。 
               
            卡米尔顿时只觉得血气上涌,就好像没拿稳的热水杯猛然撒出来烫到皮肤上的感觉一样真切。不仅如此,还混杂着些许撩人心弦的痒意。      
 
               可能是感受到的视线太灼热的缘故,对面的人蓦地微屈身子想查探视线的来头。接着就看到了一双熟悉的湛蓝色的眼眸。       

              四目相对了。但是谁都没有先打破沉寂。     

            卡米尔自然地垂下眼睑便从书页上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感情有理智所根本不能理解的理由。”

         卡米尔不是没有思考过情究竟为何物。他甚至尝试着用哲学中唯物和唯心两种派别的学说去解释人类种种复杂的情感问题,结果他发现,用客观的理智去寻求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完全不受用的。他必须亲身经历一回。       

           于是就在他最敬重的表哥身上得到了机会。这种异样的情感使人迷惘不安,就如众神之王宙斯与其亲姐姐天后赫拉的不伦之恋一样过激悖德。他自认为有很强的意志力去扼止这份疯狂增进的情感,但身心上的反应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判。     
       
             他再一次从书页中抬头,映入眼帘的是雷狮似笑非笑的表情。        

             眼底那片紫罗兰的花海中似乎盈满了笑意,很像是卡米尔小时候在午后的桔梗花丛中漫步的感觉一样令人留恋。          
        
            他感觉有点恍惚。然后他想起了不知是哪篇鸡汤里提到过,感情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就好像简单的算数题“1+1=2”一样,你只能够说“是什么”,而无法回答“为什么”。“感情”也不过只是人们对于其无法解释的精神世界的一个笼统概念。人类本身就是多愁善感、不堪一击的生物,又何必去揭露他们认识狭隘的事实呢。         

               雷狮好笑地在那儿盯着天人交战的卡米尔看了老半天儿,自己跟他一同生活了差不多十年,这样的弟弟倒是难得一见。

            “卡米尔。”他出声,音调中透露着愉悦。

            继而雷狮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他竖起食指放到唇边轻轻一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仍继续自顾自地说着,姣好的唇形翕张,却没有泄露出一个音节。

            无声胜有声。

          对与雷狮想要表达什么,卡米尔可是一清二楚。

          他听见大哥说,

          “喂。楼下的那间甜点店今天打折哦。”

                  tbc.

最后的那个梗是出自b站一个视频里的 具体什么我也忘了  我翻记录没找到对不起(土下座
骚扰的同时也欢迎暴打作者
千万不要投到雷文吐槽中心去 有话好好说(跪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JUAA | Powered by LOFTER